深圳水贝村是中国珠宝第一村 大珠宝盆菜宴是民

深圳水贝村是中国珠宝第一村 大珠宝盆菜宴是民

  深圳水贝村是中国珠宝第一村 大珠宝盆菜宴是民俗创新发展,不忘初心。2016年,《芭莎珠宝》厚积薄发倾力打造自有全新展览IP——“芭莎珠宝国际设计师沙龙”。秉承“珠宝文化的传播者、珠宝品鉴的教科书、珠宝行业的推动力”理念,以国内外原创设计师、奢华、独立、小众品牌为绝对主角,以B2B、B2M、B2C为导向的璀璨激情对话平台及臻美品牌多元化融合、展现平台,旨在以国内外设计师、奢华小众品牌与中国珠宝行业上下游从业精英人士搭建品牌文化融合桥梁,打通更多更有价值的商务合作渠道,为更多爱珠宝懂珠宝的人提供更国际化多元化的选择,创享尖端珠宝品牌文化多元融合的新天地。

  近日在网上热传的深圳“水贝村2亿元拆迁赔偿”事件备受关注。来自官方的最新消息显示,“深圳水贝村村民获近2亿现金拆迁赔偿”是谣言!10月26日23时,宝安警方也发布消息称,其依法行政拘留了3名散布水贝村民拆迁补偿每家至少分2亿元谣言的违法嫌疑人。那么,这个谣言到底是怎么出来的?谣言中的水贝村到底是一处什么样的地方?拆迁赔偿到底是怎么回事?北京青年报记者昨天赶到深圳水贝村进行实地调查探访。

  北青报记者昨天下午在水贝村现场看到,正在推进城市更新改造的深圳罗湖区水贝村位于文锦北路东侧,毗邻洪湖公园,坐落在水贝黄金珠宝产业集聚区门户位置。水贝村一共拆除的建筑面积是16万多平方米,赔偿也是16万多平方米,其中住宅占大部分,商业面积只占一小部分。

  自23日晚开始,“深圳水贝村村民获近2亿现金拆迁赔偿”、“一夜诞生600家亿万富翁”、“废墟之上530桌大盆菜,豪门夜宴”等系列消息在互联网上传开,水贝村成为“网红村”,与此同时,一张疑似水贝村拆迁赔偿款支票也在网络上热传。

  10月 25日下午,水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兴祥辟谣称,网传水贝村民获赔2亿拆迁款是谣言。“水贝村村民1000多人,均选择回迁,没有现金赔偿。” 张兴祥透露,拆迁协议拆赔比是1:1,村民获赔面积大多都在100多平方米左右。

  10月24日上午,宝安警方接报警称:有网民发布题为“深圳水贝村拆迁,每家赔偿至少2亿”的文章,涉嫌散布谣言,引发微信公众号、朋友圈以及新浪微博等自媒体的大量关注和转发,宝安警方立即进行调查。

  经核查,该文章内容失实,属虚假信息。宝安警方依法传唤编造该信息并进行发布的嫌疑人明某鹭(女,27岁,湖南人)、祝某(男,30岁,广东人)、高某华(男,23岁,湖南人)。经审,三人交代了为提升所在微信公众号的点击率,由明某鹭撰写、祝某审核、高某华修改并发布,散布谣言的违法事实。目前,宝安警方已对三人依法处以行政拘留5日。

  对于水贝村施工工地摆出的大盆菜宴,昨日,多位水贝村村民介绍,大盆菜宴是水贝村当地的一项民俗传统,从祖辈至今已经举办了几百年。每年大盆菜宴的时间,都定在重阳节后的第二个周日举行。举办大盆菜宴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延续传统习俗,二是邀请海内外同胞共叙情谊。

  此外,水贝村民获得巨额补偿的谣言出来后,有段子手在网上发布消息称水贝村目前还有83名单身女性和38名单身男性,建议单身网友多去村里逛逛,寻找机会,甚至还有人贴出所谓的水贝村单身女孩联系资料表。这些信息在网络上被广泛转发。

  对此,水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兴祥解释,水贝村大部分村民都是已婚,单身的数量很少。虽然没有专门对单身人士进行过统计,但是水贝村总共才500多人,不可能有100多人是单身适婚青年。

  这两天最火的新闻就是深圳的水贝村。虽然拆迁补偿2亿被证明是假新闻,但工地上摆出530桌大盆菜宴,却让深圳水贝村一夜爆红!北青报记者实地探访这块网红地,并在水贝村工地旁叫了一个菜——10块钱一份的炒芥兰。

  水贝村不是一座简单的村,没去过的人可能不知道,这是一座被黄金珠宝包围的城。实际上,水贝村的另外一个昵称是“中国珠宝第一村”,附近的水贝珠宝城是全国乃至世界有名的黄金及珠宝加工和贸易中心,2000多家珠宝商云集于此。据说,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黄金生产基地,销售过百亿的企业不在少数。

  北青报记者漫步水贝二路,旁边珠宝商铺林立,一座座大楼都冠以“珠宝城”的名字。一家正在改造的珠宝城用“寸土寸金”来形容这个地段,连附近贝丽小区的居民楼里都打出了珠宝生意的牌子。附近链家地产的人介绍,这里的房价几乎都在7万到8万元每平方米之间,贵的已经超过10万。

  在水贝村的工地旁,北青报记者邂逅了一名修鞋匠。他姓雷,1996年前从湖北仙桃老家来到水贝村,在这个城中村做了20年修鞋匠,去年底,随着拆迁的推进,他被迫离开了水贝村,房租从几百元变成了现在的1700元。或许是对这个地方有了感情,他还是回到水贝村的工地旁替人修鞋。以前,在10万人的水贝村里,他的修鞋生意很好,秒速赛车技巧:如今一天下来也没有几个人问津,连基本的生活费都难以赚到,他的妻子在一个饭馆里帮人洗碗,两人的收入也基本只够房租。北青报记者正好有一只皮鞋破了一个洞,他修修补补近半小时,却只肯收7块钱。雷师傅已经65岁了,他说,20年一晃而过,原来的水贝村也已远去,等这里不需要他的时候,他就回到仙桃的老家去。没有人能跟时代的潮流相抗衡,这是一个地产霸权的时代。

Related Posts

Comments are closed.